上海基诺132期出奖号:2019年互聯網行業因為“非法刪帖,不正當刪帖行為

日期:2019-11-06
瀏覽次數:104

上海基诺彩票开奖号码 www.xtfqxy.tw

 2019年互聯網行業因為“非法刪帖,不正當刪帖行為"擾亂互聯網的正常秩序首獲“非法經營罪”!

事件原委:

荊州市沙市區人民法院審理查明:

2015年7月至案發,迪思公司與安利公司簽訂了三份百度SEO(搜索引擎優化)合同,按照合同約定,迪思公司使用刪除、屏蔽、下沉等手段在百度搜索引擎上清理涉及安利公司的負面信息。被告人姜煒在擔任迪思公司大數據中心負責人期間,為了刪除安利公司負面信息,通過QQ在網上找到專門從事有償刪帖業務的被告人吳秋敏、何偉,談好價格后,姜煒將其部門搜集的相關帖文鏈接發給吳秋敏、何偉進行刪帖,吳秋敏、何偉共為姜煒刪除、屏蔽帖文1800余條,姜煒代表迪思公司向吳秋敏、何偉支付刪帖費用143萬余元,迪思公司通過有償刪帖服務向安利公司收取巨額費用,非法刪帖經營數額為5846971.98元,違法所得共計4415697.98元。案發后,迪思公司退繳全部違法所得。

2016年5月至9月,被告人周子瀟在擔任九富北京分公司負責人期間,承接了為步長公司提供IPO服務的項目,根據步長公司的要求,周子瀟指示其手下團隊辦理,其團隊搜集了一批影響步長公司上市的帖文,并委托春鼎公司和環宇公司(李東洲控制的空殼公司)對這些帖文鏈接進行刪除和屏蔽。被告人周子瀟對上述行為知情并認可。九富北京分公司通過有償服務向步長公司收取費用,非法刪帖經營數額為1095253元,違法所得30萬元。案發后,被告人周子瀟向公安機關自動投案,九富北京分公司退繳違法所得30萬元。

2016年5月至案發,被告人李東洲在擔任春鼎公司法人代表期間,利用春鼎公司和環宇公司的名義與輔仁藥業集團、九富北京分公司分別簽訂了《財經公關咨詢服務協議書》、《步長制藥項目網絡宣傳服務協議》等合同,合同內容包括為輔仁藥業集團、九富北京分公司提供有償刪帖服務。為了幫助上述公司刪帖,被告人李東洲指示其公司員工被告人王召明通過QQ在網上找到專門從事有償刪帖業務的被告人吳秋敏、何偉,談好價格后,被告人王召明將相關帖文鏈接發給吳秋敏、何偉進行刪除和屏蔽,事后向吳秋敏、何偉支付了刪帖費用14萬余元。春鼎公司和環宇公司通過有償刪帖服務向輔仁藥業集團和九富北京分公司收取費用,非法刪帖經營數額為1394663.30元,違法所得共計1247933.30元。

2015年9月以來,被告人吳秋敏在網上大量承接他人委托的刪帖業務,通過投訴刪除或找其他刪帖中介刪除、屏蔽的方式進行非法刪帖,事后向委托人以每條100元至2000元不等的價格收取服務費。被告人何偉(吳秋敏丈夫)于2016年元月開始參與被告人吳秋敏的上述犯罪行為。經查,被告人吳秋敏、何偉違法所得共計1932787.70元。

被告人吳秋敏的證實,刪除的大多是在百度知道、貼吧、天涯社區、中華論壇、新浪等網站上涉及安利、恒昌、玖富、品今、善林等公司的負面帖文和小部分視頻,收費價格為百度知道100元每條,貼吧150元每條,天涯社區1200元至1500元每條,中華論壇600元每條、新浪博客100元每條。

被告人姜煒的供述,迪思公司執行安利公司三份合同使用的技術干預方法有刪、屏、沉、刷、鏈五種方法。

九富北京分公司于某證實:我們(指九富北京分公司)找春鼎公司刪帖費用為:步長制藥刪帖收費平均為7000元/條,通過跟步長制藥刪帖大概獲利30萬元左右。

案發后,迪思公司退繳違法所得4415697.98元,九富北京分公司退繳違法所得30萬元,春鼎公司退繳違法所得70萬元,吳秋敏與何偉共同退繳違法所得73.26萬元。

法院認為,被告單位迪思公司、春鼎公司、環宇公司、九富北京分公司、被告人吳秋敏、何偉違反國家規定,以營利為目的,通過信息網絡有償提供刪除信息服務,擾亂了市場秩序,情節特別嚴重,其行為構成非法經營罪。

被告人姜煒作為迪思公司犯非法經營罪的直接責任人員,被告人李東洲、王召明分別作為春鼎公司、環宇公司犯非法經營罪的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直接責任人員,被告人周子瀟作為九富北京分公司犯非法經營罪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應當以非法經營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法院判決,北京迪思公關顧問有限公司、春鼎秋華(北京)公共關系咨詢有限公司、北京環宇趨勢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九富投資顧問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分別犯非法經營罪,處罰金30萬—130萬不等。

判處姜煒有期徒刑6年9個月;判處周子瀟有期徒刑3年,緩刑3年;其余人員分別判處3-7年不等有期徒刑。

解讀


公司非法刪帖判刑,不正當刪帖行為擾亂互聯網的正常秩序受懲罰


日前,從荊州市沙市區人民法院獲悉,多家公關公司及負責人從事非法刪帖業務被判。

在案情的披露中,據被告人供述,其中一家公關公司,北京迪思公司執行安利公司三份合同使用的技術干預方法有刪、屏、沉、刷、鏈五種方法。

另一涉案公關公司九富北京分公司于某證實:我們(指九富北京分公司)找春鼎公司刪帖費用為:步長制藥刪帖收費平均為7000元/條,通過跟步長制藥刪帖大概獲利30萬元左右。

法院認為,被告單位迪思公司、春鼎公司、環宇公司、九富北京分公司、被告人吳秋敏、何偉違反國家規定,以營利為目的,通過信息網絡有償提供刪除信息服務,擾亂了市場秩序,情節特別嚴重,其行為構成非法經營罪。

一些企業或個人為維護良好形象,對網上出現關于自己的負面信息,就有了刪帖的需求,于是一條完整的地下利益鏈條也逐步形成。在這個利益鏈上,有“招攬生意”的網絡公關公司,有“介紹生意”的個人中介,也有“負責實施”的刪帖人員。

網絡時代,輿情的環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很可能一些看起來不起眼的事情,經過網絡的傳播和放大,就成了全國關注的公共事件。

于是,在一些人看來,搶在負面信息還未形成全網傳播的態勢之前,刪了傳播源,掐斷傳播途徑,是既簡單又省事的一種方法。

刪帖這種行為,已然成了一些企業甚至政府部門的一種普遍性的應對方式。這也是很多網絡刪帖公司能夠生存下來的土壤和根源之一。

但顯然這是念歪了輿情應對的經,走了維護良好形象的歪路?;掛埠?個人也罷,如果抱有將負面信息視為洪水猛獸的心態,那么就必然會陷入信息的孤島,無法發現問題,長期以往,必然會積重難返,最終受損的還是自身。

以企業來說,網上出現了負面的信息,至少說明某個方面出現了問題,這時企業應該做的是勇敢面對這一負面的信息,分析、查證該負面信息的真實性,弄清楚到底是企業確實存在的問題,還是他人惡意的攻擊。

如果是前者,企業反省自查,解決問題,完善制度,以防止今后再犯類似的錯誤,從而消除消費者的疑慮,如此,企業的發展才能健康長久;如果是后者,企業要做的不是找人刪帖,而應該報案,將其交由相關執法部門來解決。

如果負面信息所反映的問題真實存在,那么刪帖也只能掩蓋一時,問題得不到解決的話。

動輒刪帖的做法,不但起不到疏導輿情和平息輿論的作用,相反可能會進一步激化矛盾,引發網民更多的不滿。

甚至還可能讓事件進一步發酵升級,成了輿論關注的全民事件,從而更加不利于問題的處理和化解,讓企業處于更被動的局面。這樣的案例數不勝數,去年轟動全國的“鴻茅藥酒事件”便是典型。

因此,從應對輿論的角度說,很顯然,動輒刪帖既不是唯一的辦法,更不是最好的辦法,相反是下下策,是最壞的做法。

然而,讓人遺憾的是,很多人并沒有從這種局面中清醒過來,而是繼續走在這條動輒刪帖的錯誤應對之策道路上。

另外,網絡社會也是法治社會,如果有人以營利為目的,任意刪除他人在網絡上發布的沒有違反相關規定的真實信息,尤其是以掩蓋負面信息為目的的不正當刪帖行為,不僅侵犯了他人的正常權利,又擾亂了互聯網的正常秩序,無疑是嚴重的違法行為,必將受到法律的制裁。

(原文來源: //www.lixinlaw.com/case/detail-559.html )

上海基诺彩票开奖号码
在線客服

在線客服